公司新闻
 决胜脱贫攻坚,必须筑牢民
 持续激活扶贫干部队伍“一
 同比下降14.3%,如何看待一
 中国经济正在加速恢复 产业
 当大病筹款成为一门生意
 读懂“六保”:兜住民生底
 稳经济,政策“红包”再加
 用线上新型消费激活内需
 数字化治理 推动城市“更智
 上“云”是亏 不上“云”更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南京维度化工科技有限公司 > 产品展示 >  
 

南京维度化工科技有限公司

时间:2020-04-22 21:16 来源: 作者:木木

  4月20日,郑州郭女士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反映,2018年7月,她带当时15岁的女儿到一家美肤机构脱去额头发际线附近以及眼角的汗毛,没想到,毛没脱掉,汗毛反而越来越粗、越来越长,且面积也扩大不少,导致女儿现在连门都不敢出。而美肤机构相关负责人称,此事发生后,该机构已退了钱。但郭女士并不认可。这是咋回事?

  ◆反映:女儿去美肤机构脱毛,1年多了越脱越多

  郭女士的女儿今年上高二。2018年7月,女儿因额头上发际线附近、眼角、唇毛比较明显,郭女士就带女儿来到郑东新区黄河南路与祥盛街附近的一家皮肤美容机构,向该机构交了1300元,该机构承诺,女儿在该机构通过OPT脱毛仪器,做五六次治疗,可以实现脱毛。而该机构也答应,可顺带给郭女士的唇毛也给脱了。

  郭女士介绍,每次脱毛时,该机构工作人员先用刮毛器将额头发际线附近、眼角的毛发,唇毛等刮掉,然后用OPT脱毛仪器进行激光脱毛。每个月需做一次。但是,已做完五六次时,女儿额头的毛发还没下去,对方的解释是,毛发有个休止期,这个时期激光是打不到毛孔里的,因此才没效果。并让女儿坚持继续做下去,坚持做就能治下去。另外,对方也给女儿换上了“更加厉害”的仪器激光头来做。

  “每次脱毛时,先用刀片刮毛,很伤害皮肤,女儿总哭着说,太疼了,不想再做了。”郭女士说,一连做了10几次,但效果不但不见好,反而毛发越长越粗、越长越多,且面积也从发际线扩大到了整个额头上。见到这种情形,郭女士就提出,不能再继续在该机构做下去,要求该机构给女儿找一家正规的医院,负责给女儿的毛发治好。

  2019年10月,该机构负责人带着郭女士来到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继续接受治疗。“当时,诊疗费是对方出的,一共1200多元,因为女儿毛发越来越多,问题也是在该机构里出现的,我们要求该机构要把女儿的毛发治下去。”但是,第二次治疗时,该机构的人却不管了,这让郭女士很生气。

  ◆回应:每个人体质不一样,孩子激素太旺盛

  4月20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来到位于郑东新区黄河南路与祥盛街交叉口附近挂着医美莱科技美肤美容机构,该机构宣传板上醒目地展示着新上市的美肤项目,其中包括提升小V脸少女肌、美速丽肤嫩白瓷肌、补水锁水、高科技美白祛斑等项目,价格在398元到1280元不等。

  针对郭女士反映的问题,该机构相关负责人周女士受访时表示,郭女士的女儿确实在该机构做了十几次脱毛治疗,但由于孩子正处于十五六岁青春期,激素比较旺盛,脱毛效果不明显,后来就停了。“孩子的这种情况,已超出我们治疗的范围,因此这个项目也就终止了。”周女士也表示,当时郭女士交的1300元,公司已经退还了1250元。

  对于这1250元,郭女士则表示,因女儿脱毛效果不好,反而毛发越来越粗,越长越多,该机构没办法,才要求对方带女儿去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1250元是对方给医院的就诊费,我们并没有达成协议,就此为止。”郭女士称,在该机构治疗,导致毛发变粗、变多,无论对女儿从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损害都很大,她一定要讨个说法。“哪个女孩不爱美?现在,孩子脸上那么多毛,出个门都不敢出,这可是毁了孩子的一生啊!”郭女士哭诉着说。

  医美莱科技美肤美容机构上述负责人周女士受访时回应称,该机构对郭女士女儿的脱毛操作符合相关流程,而每个人的体质也不一样,并不认为是该机构的原因,也未对孩子造成损害。她建议,郭女士去给孩子做医疗鉴定,走司法程序。

  但是,当记者提出,若该机构没责任,为何要退还郭女士1250元时,对方并未正面回答。

  ◆进展:股东法人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卫生监督部门已介入

  4月21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2017年10月,医美莱科技美肤美容机构在郑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自贸区服务中心注册登记,注册公司名字为河南医美莱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企业管理咨询;市场营销策划;商务信息咨询;光电技术咨询、技术服务;生活美容服务;销售:化妆品。法人股东为北京光美联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琴。今年3月,该法人股东北京光美联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和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被北京市通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在该美肤机构内,周女士向记者出示了经营许可证和卫生许可证,但该机构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周女士称,他们主要业务是通过OPT脱毛仪器提供广电技术咨询、技术服务,还包括销售OPT脱毛仪器,不涉及医疗方面的服务。

  郑东新区社会事业局负责卫生监督科室的工作人员表示,该机构是否需取得医疗机构职业许可证,他们需现场查证该机构从事的项目。对于郭女士投诉的内容,他们也将会介入调查。

  另外,该局负责医疗纠纷科室的工作人员称,他们也接到了郭女士的投诉,目前,该局已联系了该美肤机构,对此事进行了调解。但调解的结果,该机构还未反馈给她们。该局仍会继续进行调解,若最终协商无果,建议郭女士通过诉讼,走法律程序来解决。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田育臣


上一篇:福建多地初三年级开学复课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